华体会官方首页
在线留言

联系人:
手 机:
电 话:
地 址:

华体会官方首页

走近中航工业导弹院试验基地:2011年承担9大试验任务(二)

发布时间:2022-10-08 05:41:07 | 作者:华体会首页登录 | 来源:华体会官方首页人气:1

  深秋的戈壁滩,温差极大,尽管金色的阳光浓情蜜意地撒向大地,可气温并没显示出丝毫的暖意,早上气温都在零下五六度。试验队员虽然穿着棉袄、羽绒服,戴着帽子、围巾,但还是感到寒气袭人。

  10月26日,新一代雷达产品第一发空中弹射试验成功发射后,廖志忠赶紧组织人员到戈壁滩上去捡残骸。

  到了目的地,大家开始高一脚、低一脚按照定位方向寻找残骸。也许是阳光越来越强烈产生的作用,也许是捡残骸心切奔跑的效果,大家感到寒意被渐渐地驱散,一种春天般的温暖开始浸透全身。有人开始喊热,有人开始脱外套。

  残骸顺利找到了。等大家坐上车准备返回时,感受到的已不再是“春天般的温暖”,而是“夏季即将来临”。

  汽车在一望无垠的戈壁滩上被烈日暴晒几个小时,车厢温度直接飙升到20多度,如同一个烘箱。试验队员们已经完全感受着夏季的炎热。

  12月上旬,虽然还不是隆冬时节,但是大漠已显示了出它特有的萧瑟和寒冷 试验基地几个偌大的人工湖已结成了可以开汽车的坚冰;试验队大车小车里的矿泉水都变成了无法饮用冰块。晚上室外气温已是零下20摄氏度。寒冷,又开始考验试验队员。

  12月6日,要进行三个系留飞行试验。第一发试验结束后,已到午餐时间。此时,外场气温在零下十四五摄氏度。午餐是用汽车送来的一盒饭、一盒菜。队员们拿着饭菜在寒风中跑来跑去,愣是连个放饭盒的地方都找不到。毕竟是零下十几度,还伴随着寒风,再热的饭菜不用打开饭盒盖,瞬间也会变成冷饭。队员们说,打开饭盒只能掏中间的吃,挨在地上的和暴露在上面的部分,已冻得硬邦邦的。导弹院从领导到司机所有队员一样,无一例外在寒冷的露天进餐。

  如果用高度负责、精力充沛、做事专注等词汇形容导弹院副院长孟庆凤的工作状态再恰当不过。也因为这样的工作状态,他在试验队员中赢得了“最可敬的实干家”的口碑。

  孟庆凤有一副南方人特有的精干身板,给人的感觉是思维敏捷、行动利索、语言有力。但他毕竟是50多岁的人了,而且有严重的腰病,不能受寒。

  孟庆凤11月初来到基地的,从他到的那天起,不是到这儿疏通,就是到那儿协调,无论是竞标产品的进度,还是重点型号的批检,他都极为关心,对所有试验进展情况了如指掌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,看他总是一副精力旺盛、全神贯注的状态。有几天,外单位正在基地进行战训,那场面确实恢宏震撼,但也确实令人紧张,毕竟打的是导弹院研制生产的导弹。结果,第一发打得就不理想。只见孟庆凤一会儿表情严肃坐在那里静看,一会儿起身给保障组人员说着什么,一会儿在外面来回踱步,一会儿跟军方人员进行讨论

  看完战训回来的路上,孟庆凤若有所思而又语气坚定地说:“一定要告诉导弹院的干部职工,我们设计生产的导弹,光击中目标还不够,一定要彻底把目标摧毁!”

  晚上,孟庆凤又跟试验队员到戈壁深处捡残骸,一直到夜里12时多才回来,饭也没吃,又冷又饿;第二天

  早上试验队7时出发,他又精神饱满地出现在试验现场;下午他又出现在产品装卸现场,一直到晚上6时。整整12个小时,没有好好坐下来吃顿饭,喝口水,一直到处奔波。有队员说:“孟副院长连续几天了,都是晚上12点多睡,早上6点起来 ”结果,当天晚上,他就病倒了,住进了基地医院。

  第二天早上,很多队员发现孟庆凤没来吃早饭,才得知他病倒住院了,大家自发地纷纷到医院看望他。仅仅一个晚上,他已被病痛折磨得憔悴不堪,往日的“孟氏”风格,不见踪影。有些队员走出病房,悄悄流下了心痛的眼泪。第二天,他便被转院治疗。

  孟庆凤就是这样,思维总是在高速运转,行动也在快速配合,一门心思在想工作,所有精力在干工作。他的工作作风归结起来体现的就是两个字 责任!对产品的责任,对职业的责任,对部队的责任,对国家的责任。

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?

0 0